微软高管解读财报:云服务具有技术和商业双重优势

编辑:xiaoling 阅读:15 时间:2018-10-25 14:08:16

微软今天发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财报显示,微软第一财季营收为290.8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45.38亿美元相比增长19%,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18%;微软第一财季净利润为88.2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5.76亿美元增长34%,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32%。微软第一财季调整后每股收益和营收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推动其盘后股价上涨近3%。

财报发布后,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CFO艾米·胡德(Amy Hood)和首席会计官弗兰克·布罗德(Frank Brod)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高盛分析师希瑟·贝尔利尼(Heather Bellini):如果看一下微软智能云业务部门,特别是服务器产品和云服务,本季度延续强劲表现。我的问题是,在本季度初实施的价格调整对该部门的业绩提升有多大的影响?这一调整可能在实施前推动了上一季度的支出。另外,管理层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下Azure混合使用权益(Azure hybrid benefit)对Azure增长率带来多大的影响?谢谢。
 

萨提亚·纳德拉:我先来回答这个问题,然后由艾米来补充。我的意思是,我认为你看到的情况基本上是,微软整体KPI所具备的两个主要优势。一是Azure混合使用权益的架构技术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混合使用是客户向云服务迁移过程中的一种障碍。我们认为分布式计算服务的结合(云服务和Edge协同工作)不仅仅有利于旧有的工作负荷,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新的工作负荷有益处,这也是我们在塑造微软未来路线图时看到的一些非常重要的良性反馈环路。这是一个我们处于领导地位的地方。
 

正如你在提问中所指出的,第二点是我们拥有商业模式的优势。Azure的好处是同时适用于Windows Server和SQL,我认为这些是微软非常独特的优势。因此,我在第一财季财报中看到了技术优势和商业模式优势的强大,无论是不是独立的Azure业务增长,都是我们预料到的事情,而且增长非常强劲。服务器KPI甚至更强大。所以,我认为至少我部分解答了这个问题。
 

艾米·胡德:关于在第二财季实施的价格上调带来的影响,我来补充几点。首先,我不会对这个话题做过多评论,即便在总量上剔除几个点,这项业务依旧展现出非常强劲的势头。当然,我也认同萨提亚的观点,那就是架构技术路线图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商业模式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基思·维斯(Keith Weiss):我想了解一下微软云资产的资本效率。管理层提到本季度Azure业务毛利率继续小幅提升,而资本支出(CapEx)增速也有所放缓。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是什么因素提升了云资产的资本效率?是转向更高级别的服务,使微软可以获得更好的定价权,还是说在数据库扩张方面速度放缓?当然更好一点的结果是核心计算业务的生产力提升。管理层可否帮助我们介绍一下Azure当前的资本密集度,以及整个云计算业务的资本密集度?
 

纳德拉: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问题。我想说一下我们对资本效率的思考方式,事实上,我们正在构建Intelligent Cloud和Intelligent Edge平台以覆盖一切东西——不仅覆盖Azure业务,还涉及我们在Microsoft 365或Dynamics 365上面尝试的流媒体游戏的未来。这是你第一次在微软不同产品上看到的完整平台,涵盖了所有这些业务及其代表的所有边际结构。
 

所以,我和艾米关注的重点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端到端资本效率,而不会被某个独立部分衡量的资本效率所吸引。原因就在于,我们认为这是微软长期以来的独特之处。但是,你有关Azure业务的说法也是绝对正确的,说明你明白两件事,一是Azure混合使用优势以及由此创建的更高级别的服务,我认为它具有长期的独特性和良好的利润率,特别是在数据库业务方面,我可以说每年都在取得进步。
 

即便它只是Azure数据库本身,这种与SQL服务器完全兼容的服务能力对于拥有巨大资产的客户来说也是一个极好的价值主张。所以,无论是数据仓储中心,还是非常有竞争力的Data Lake和Cosmos DB,我认为它们在存储容量上都非常独特。众所周知,这就是用于结构化数据的任意AI项目的平台,也是一个我们认为对客户颇具吸引力的地方。
 

富国银行分析师菲利普·温斯劳(Philip Winslow):我的问题关于Office。很显然,艾米提到了价格上调中的一些积极因素,但是如果看商用版和消费版Office 365,依旧延续强劲增长势头,特别是商用版,用户增长与收入增长之间仍存在差距。所以,如果你认为这就是该业务的前进方向,那我想这里体现的是生命周期,显然我们有多个SKU。管理层可否向我们介绍一下这项业务的最新情况,比如微软的立场,特别是对全年业绩表现的看法,以及预计这些指标将来会有怎样的表现?
 

胡德:当然。我会对此做进一步评论,因为整个话题不仅仅局限于Office 365的销量。销售话题确实与Microsoft 365有关,它既包含Office 365的价值主张,还涉及我们EMS管理和安全的价值主张以及Windows商用服务KPI中展现出来的高级威胁防护和Windows价值。在这种价值主张的推动下,我们看到很多工作负荷以及Microsoft 365中的E3和E5都有所改善,而且继续对客户具有很好的吸引力。客户对安全、分析、会议、语音体现出来的价值都有很大的需求。
 

我认为,当你看到这种价值时,我们对继续推动这些客户转型的机会感到满意,包括我们以前无法接触到的一线用户。我们获得了用户增长空间,你仍然看到这个数字在各个细分市场持续上升,我们在ARPU方面也有增长空间,而且会继续看到我们有这方面有增长空间。因此,虽然在许多方面,你的问题只与Office有关,但趋势是相同的。无论是EMS的增长,还是Windows商用数字的增长,都体现了这种趋势。
 

纳德拉:我来补充一点,即便客户数量和ARPU在以前取得了增长,但我们从来没有成功渗透到小企业的所有工作负荷中,也没有渗透到全世界。所以,这也是你看到的Office业务发挥作用的另一个维度。